歡迎來到北京信用擔保業協會!

政策法規

違約率0.2%!這份報告揭秘中關村企業發債信用現狀

來源:經濟觀察網 責編:xydbxh 時間:2018-12-14 11:42:15 瀏覽次數:

 

違約率0.2%!這份報告揭秘中關村企業發債信用現狀

來源:經濟觀察網

債券是企業融資的一種重要渠道,對于中關村來說也是如此。2002年開始,中關村企業啟動了債券市場融資的歷史,發債企業及債券融資金額呈逐年遞增態勢。

由中關村企業信用促進會匯集大數據公司、信用服務機構、金融機構等各方專家共同研究、撰寫的《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企業信用發展報告(2018)》于12月12日發布,報告中指出,截至2017年末,中關村企業累計發債企業家數達到159家,累計發行債券1034支,累計發行金額達到15110億元。

2018年債券違約支數突破百支,創歷史高點,剛兌徹底打破。2015到2017年中關村企業群體規模不斷擴大,從不到1.7萬家增長到2.2萬家,收入規模從4萬億增長到5.3萬億。對于高科技企業聚集的中關村來說發行債券企業的違約率有多少呢?

中關村企業債券違約率為0.2%

自2002年至今,中關村發債企業中總共有2家發行人發生違約,分別是中成新星油田工程技術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和神霧環保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其中中成新星油田工程技術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10日發生違約,神霧環保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于2018年3月14日發生違約,公司最新主體評級為BBB+。違約債券簡稱分別是“12中成債”和“16環保債”,均為私募債,債券發行金額分別是0.60億元和4.50億元。

從發行企業數量統計,中關村企業違約率為1.26%;從發行債券支數統計,中關村企業債券違約率為0.2%,違約率處于全國發債企業平均違約水平。

被譽為“中國硅谷”的中關村發行債券的領域也是以電子與信息為主。其中,從技術領域來看中關村各領域企業新發行債券情況,中關村企業主要分布于電子與信息、環境保護技術、先進制造技術、新材料及應用技術等領域,2017年發債企業數量最多的是電子與信息領域,為22家,發行債券31支,發債金額最大的是新材料及應用技術領域,為569.40億元,占比達到28.65%。其中,截至2017年末,電子與信息領域擁有存量債券企業家數最多,為40家,存量債券數量為97支,存量債券金額為1203.45億元,金額占比為23.47%。

2017年,從企業類型來看,28家民營企業發行了44支債券,融資金額為268.05億元,中央國有企業發行債券金額為993.20億元,占比49.97%,發行企業家數最多的是民營企業,但平均每家企業發行的債券支數和金額不如國有企業。2017年末,發行人為中央國有企業的存量債券金額占比為63.49%,其次為地方國有企業,金額占比為24.16%。

從發行債券企業的信用等級來看,2017年AA信用等級企業數量為19家,發行了33支債券,AAA信用等級企業18家,發行債券80支,也是發行金額最大的類別,占比為72.45%。

盡管如此,報告指出,中關村科創型企業多屬于輕資產類型,且在企業生命周期中多處于成長階段,難以獲得較高的企業評級,因此在傳統的債券融資渠道上存在天然不足。報告指出,對于園區企業來說,需要在不斷提升自身創新能力的同時,注意規避過度擴張所導致的風險。有條件的科技創新企業可以嘗試通過發行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新的債券融資方式。

缺乏創新企業債券融資更難

2019年對于中關村中的高科技企業而言債券融資更容易嗎?

中關村企業信用促進會理事長段宏偉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國家整體經濟形勢去泡沫、去杠桿的大背景的過程中,中關村中的企業影響也比較大,尤其上市公司。甚至一些擁有核心技術的企業,基本面雖然良好,但是出現了現金流斷裂的情況,導致金融機構擠兌,企業陷入癱瘓。目前如果沒有上市公司紓困基金落地,很可能導致更大的風險。”

2018年債券市場新違約企業家數、違約債券支數、金額均大幅增加。報告指出,截至2018年1-10月,新違約企業家數為32家,總違約企業家數為40家,違約債券支數為112支,違約債券金額為1039.31億元,違約債券支數、金額分別較2017年全年增長119.61%和157.74%,創歷史高點,剛兌徹底打破。

違約企業主要為民營企業。2018年1-10月,民營企業違約債券支數為83支,違約金額為767.95億元,違約金額占所有債券違約比重為73.89%。其中,上市公司違約同比大幅增加。2018年1-10月,上市公司違約債券支數為40支,金額為314.61億元,分別是2017年全年違約上市公司的20倍和17.58倍。

違約主要原因:2018年以來債券違約事件密集發生的主要原因有:

其一,中美貿易戰,使得國內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增加,民營企業對外出口依賴程度較高,外部環境的惡化使得民營企業的經營風險大幅上升;其二,國內金融監管部門對金融機構及上市企業實施嚴監管政策,規范金融機構同業業務,迫使金融機構表外資產回歸表內,導致市場的流動性趨緊,壓縮了企業的融資渠道。其三,2018年債券集中到期金額較大,加大了發債企業的兌付壓力;其四,部分企業前期依賴債務融資過度擴張,自身造血能力偏差,在緊信用的環境下導致再融資無法持續,迫使資金鏈斷裂;其五,部分企業自身治理結構存在缺陷,對所擁有上市子公司股份的質押比例過高,在股市不斷下行的背景下面臨巨大的平倉風險,風險梯次傳導至債券市場,也是違約發生的一個重要原因。

對于明年債券市場展望,報告指出,對于2019年國內債券市場整體將會較2018年略為寬松,但企業之間的信用風險會加速分化,違約事件將會增加,優質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渠道將更加順暢,但對部分行業及缺乏創新與競爭力的企業債券融資將更加困難。

上一篇:關于加強和規范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對象名單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 下一篇:返回列表

足彩任选9场的玩法 熊猫棋牌下载地址 海王捕鱼 作弊器 哪个网络理财平台比较好 云南快乐10分玩法 街机捕鱼城能赚钱吗 宜昌大家乐血流麻将 新疆时时彩48期开奖号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百度 山东十一运夺金 天津时时彩到几点